陆挽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房间里灯没有亮,家里的另一个人还没有回来。

    距离两个人订婚已经过去了六年了。

    当初陈念卿说服了陆不渝同意订婚。

    那场订婚宴是陆津野操办的,声势浩大。

    陆津野说了,陆家姑娘的订婚宴就必须有排场。

    陆挽和陈念卿倒是想低调,不过他们很佛系,只要长辈开心就行。

    难得的是,那天陆不渝居然没有臭脸,只是打扮的太招摇,又是明星,如果不是新郎眉目如画,怕是被比了下去。

    陆挽放下东西去洗澡。

    等她从卫生间出来,就看到站在玄关换鞋的未婚夫。

    陈念卿挂好外套,边走过来边说:“今天怎么样。”

    “还算顺利。”话音一顿,陆挽又问:“我送到你医院的那个女人,情况还好吗?”

    陈念卿:“五个小时手术,下手太狠了,病人脾脏受损,小肠破裂切除了4厘米,后期恢复需要一段时间。”

    陆挽皱了下眉,她知道可能会严重,但是没料到是这种状况。

    听起来,那个女人几乎去了半条命。

    脾脏破裂该多疼啊,难怪当时脸上惨白,嘴唇都咬破了。

    那个女人从家里逃出来,跑到律师事务所说要离婚,原因是丈夫家暴。

    女人夫家非常厉害,之前已经输过一次官司了,法院说不能判定感情完全破裂。

    害怕惹上麻烦,也没律师敢管,最后陆挽接了。

    当时知道有人愿意当自己律师,女人精神松懈就晕了过去。

    也是个可怜的人。

    陆挽当律师这两年,接受过不少条件困难的委托人。

    也不是第一次把受伤的委托人送到陈念卿的医院。

    她以前一直想着独善其身就好,但现在有了能力,她觉得自己可以对有需要的人,伸出援手。

    世界弱肉强食,别人觉得没必要接这种案子,容易输还很麻烦,没有任何利益。

    但是陆挽想要让委托人知道,哪怕法律不是绝对公平,哪怕输了案子,这个世界上也有人站在对方的这边发声。

    没有被这个世界抛弃。

    这点很重要。

    陆挽这么想,陈念卿也一样。

    陈念卿讨厌所有的暴力,作为医生,他既坚韧又抱有同情心。

    刚开始当医生的时候,小陈也会因为自己一直在好转的病人,突然恶化去世而心情低潮很久。

    不管世界规则怎么样,两个人都会坚持自己认定的原则,想努力让世界变得好一点。

    陆挽:“等着今年结束,明年可能我就不当律师了,我会去集团工作。”

    陈念卿把头靠在对方肩膀上:“嗯。”

    陆挽大学专业选了律师,家里的长辈都很支持。

    陆津野说自己很年轻,能再干许多年,实在不行还有陆凛。

    再不行,还可以交给专业的团队。

    所以陆挽做她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好,只要她开心,那自己也就开心了。

    陆挽的理想,是想做个好律师,直到去年的发生的事,让她改变了想法。

    不过哪怕她不当律师,会继续支持许多公益律师,或者有想法的同行。

    会资助律师事务所。

    ——

    早在很久以前,陆挽让陆津野留心内鬼。

    这些年来,陆家一直发展顺利。

    内鬼也得有利可图,有把握,才会里应外合的去出卖陆家换取利益。

    所以一直也没有露出马脚。

    直到去年的金融危机,陆氏很多产业遭受重创,那位内鬼终于浮出水面,出手了。

    陆津野这些年对姜家和赵家打击排挤,十分不客气。

    陆氏出了大问题,两家联合,还找个其他人一起,勾结集体高层兴风作浪,落井下石。

    最终还是陆津野更胜一筹。

    赵家破产,姜氏的财产也缩水一半,那位内鬼坐牢。

    赵佳宁对娘家早就心冷,在二十多年前,女儿丢的那天就恩断义绝。

    到现在只剩下厌恶。

    从小到大的偏心和冷淡,让她每次想起都很恶心。

    最后连着父亲的葬礼也没有出席。

    她担心自己稍微露表现出怜悯,那两个哥哥就会纠缠不休。

    他们做的事很无耻,也非常厚脸皮,必须警惕。

    赵家不需要她这个女儿,陆挽和陆不渝却很需要母亲,陆柏年也需她这个妻子。

    何况,陆津野对她这个弟媳不薄。

    这才是她的亲人。

    陆家虽然平稳度过风波,但是陆挽再见到陆津野,却看到对方老了许多。

    陆挽知道,大伯心里其实很希望她接手公司。也知道自己能顺利的当律师,少不了陆家的庇护。

    所以,她也应该承担起自己的责任,能够保护自己在乎的人。

    最重要的事,公司遭遇危机的时候,发现自己无能为力,陆挽很内疚。

    她不想下次也这样。

    陆挽看完最后一点文件,睡前习惯的拿起手机,检查有没有漏看的信息。

    然后,她看到了哈利发来的消息。

    哈利如今已经是很有名的设计师了,他学得是珠宝设计专业,半路改行去当服装设计师,并且成立了自己的品牌。

    他设计的衣服卖的相当不错,也非常的贵。

    说起来,哈利现在这么赚钱,有一半是李澈功劳。

    当初在国外,李澈和哈利一起合伙成立的品牌,哈利负责设计,李澈负责营销。

    没想到一炮而红。

    去年陆氏出问题,李澈也投了一大笔钱。

    这个家伙有钱的很,投资的产业回报率很高,所以手上非常多现金。

    不说远的,李澈收购了以前工作的高级会所。

    目前全市最赚钱的两个酒吧,也都是他的,这两家酒吧,每天各自流水都上百万。

    第一家酒吧的老板本来是陆凛。

    几年前李澈帮了对方一个忙,作为答谢,陆凛以一个很公道的价钱,转让给对方的。

    李澈的人脉非常广,当时刚好和陆凛想合作的企业老板认识。

    他在中间搭了线,促进了合作。

    转让的时候,酒吧还没这么赚钱,李澈换了一批人,重新装修后,日流水翻了三倍。

    陆凛只能干看着,后悔也没有用了。

    第二家酒吧是李澈自己开的。

    这家伙简直是做生意奇才,正行偏门两手抓。

    哈利:陆总快来吃瓜!包甜不要钱!

    哈利:陆总我下个月回国,你要空出时间和我吃个饭!

    哈利今天带来的瓜,是关于林念念。

    陆挽都快忘记这个名字了,猛然看到有些陌生,在大脑里搜索了几秒才想起来。

    这是校园文的女主角……

    就在去年,林念念和于帅结婚了。

    于帅好歹在尚德中学读了几年书,有很多同学的微信号。

    他群发了结婚的请柬,很多人收到,想到好歹同学一场就去了。

    毕竟于帅在犯抽之前是班长,为人也十分热心。

    直到林念念转校后,于帅像变了个人,最后更是被林念念连累到转学。

    好在高考发挥的不错,于帅考了很好的大学,工作也不错。

    众人很震惊,真是万万也没有想到,这两位会结婚?

    对于林念念,大家不多做评价。

    后来参加婚礼的同学才知道,原来群发的请柬,不是于帅本人发的,而是林念念偷偷拿着对方手机发的。

    于帅不好意思通知以前老同学,林念念觉得这都是人脉,而且以前的同学很多都混得不错。

    这才顺走对方手机。

    两个人是奉子成婚,林念念虽然穿着宽松的婚纱,但是肚子明显是大了。

    至少怀孕六七个月。

    众人都惊到了,林念念虽然挺漂亮的,但是也不到那种让人神魂跌倒的地步。

    说真的,其实以于帅的条件,找到更漂亮的,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也许这就是爱吧。

    如果爱说得清楚,这个世界上就没有那么多痴男怨女了。

    不过,这绝对不是‘舔到最后应有尽有’的例子。

    今天哈利要爆料的就是林念念肚子里的孩子,其实不是于帅的。

    于帅是自愿接盘,愿意和已经怀孕的林念念结婚。

    林念念和姜博洋分分合合几年,孩子是谁的就不言而喻了。

    姜家元气大伤,姜博洋被送出国,两个人就分了手。

    男朋友离开后,林念念发现自己怀孕了。

    孩子需要一个父亲,她找上了于帅。

    于帅爱慕对方多年,也就同意了,说会好好对她,对孩子也视如己出。

    两个人举行婚礼的三个月后,林念念生了个儿子。

    虽然有点离奇,但是只要当事人觉得幸福,也算大团圆结局了。

    这不今天又出了岔子。

    姜家大不如前,姜博洋这个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豪门父母和顶流哥哥终于找到了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久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西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淅并收藏豪门父母和顶流哥哥终于找到了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