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付燕容熙,柳轻絮也看得清现实,杀他是不可能的。

    要是当朝太子随随便便就能杀,那这国家不知道有多荒诞。就算燕容熙曾多次暗杀燕巳渊这个小皇叔,也是国法处置他,更何况他们没有锤死燕容熙的确凿证据。

    他们现在能做的,也就是摆点脸色,再暗戳戳的把他从那个位置拉下来。

    “你别一个劲儿让我吃,你也多吃些。”她把一碗汤送到他唇边。

    燕巳渊垂眸,看着漂浮着油花的汤汁,眸底闪过一丝黠色。

    他就着她的姿势,含了一口汤汁。

    然后扣着她后脑勺,突然偏头堵上了她的唇。

    柳轻絮双眸大睁。

    热乎乎的汤汁灌进口中,顷刻间让她脸颊不由得涨红。

    不等她挣扎,燕巳渊又将她手中的汤碗夺下,放在桌上,然后两手抱着她,肆意的将一嘴汤汁全渡给了她。

    “唔唔……”柳轻絮羞窘得开始拍他。

    结果他不但不放开,反而把她压在软垫上。

    她被迫咽下汤汁,扭着头不让他亲,“燕巳渊……你流氓……唔唔……”

    她越是不愿,燕巳渊越是起劲儿的追着她红唇不放,两手在她身上游移,半是撩拨半是挠痒。

    “哈哈……唔唔……混蛋……放手……”柳轻絮让他整得一会儿笑一会儿骂。

    两个人就这样,你打我亲,在软垫上滚成了一团。

    直到柳轻絮气喘吁吁,才停下。

    看着身上无赖似的男人,她红着脸把他赖在她裙衫里的手拉了出来。

    “你最近是不是要得过分了些?”

    “有吗?”燕巳渊贴着她耳朵,如妖孽般邪魅。

    “我是怕你吃不消!”柳轻絮佯装一本正经,“都说男人一滴精十滴血,你说你一天天的要损失多少血?”

    “难道爱妃不喜欢?”燕巳渊微微撑起身子,似不满的盯着她。

    他是说变脸就变脸,只要她敢说不喜欢,绝对要她好看!

    柳轻絮早就知道他的套路,自然不会傻兮兮的入套。

    勾住他脖子,她红着脸半是撒娇道,“再喜欢那也得回去才行,总不能在这里吧?”

    燕巳渊转瞬笑开了唇,露出一口皓齿,竟是比星河还耀眼。

    柳轻絮看得入了神。

    这样的他才符合他的年纪,可是这样的他却是极少见的……

    在世人眼中,像他这样的身份,那是渴望而不可及的,可鲜少有人知道,打从他出生那一刻起,就决定了他无法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他的辈分在那摆着,哪怕他与太子、二王爷年纪相仿,但他也必须比他们稳重成熟。

    因为,他是皇叔。

    “絮儿?”看着她眼瞳中的倒影,燕巳渊更是愉悦的贴到她耳边,低低笑问道,“怎么了,可是被为夫迷住了?”

    “……去你的!”柳轻絮回过神来,一记粉拳又捶在他肩上。

    也是这妖孽素来低调,不然就他这样的,不知道要招惹多少女人爱慕!

    燕巳渊抱着她坐起,两人一边调着情一边为彼此整理衣裳,然后才你依我浓的继续进食……

    将军府。

    听说柳景武没把那女孩带回来,柳元杰很是气恼,对那报信的家奴直接拳打脚踢。

    而柳景武赶过来,看到在地上嗷嚎惨叫的家奴,也是气得不行。

    “住手!”

    柳元杰收了拳头,回头瞪着他,嘲讽道,“连个女人都带不回来,还是个将军呢!”

    “混账东西!”柳景武铁青着脸怒骂。在大女儿那里受了气,已经让他颜面受辱,没想到一回来还遭儿子唾弃!

    “怎么,我说得不对?区区一个孤女你都抓不回来,不觉得很丢人吗?”柳元杰不服气地再次嘲讽。

    看着儿子那斜眉吊眼的模样,柳景武气火攻心,忍无可忍地上前,一巴掌狠狠地甩向了那张年少轻狂又不知好歹的脸。

    巴掌声很响。

    纵是柳元杰再轻狂不羁,也被他打懵了。

    老管家福林和一帮家奴也傻眼了。要知道,他们将军平日里可是很宠小少爷的,不但小少爷要什么给什么,甚至为了小少爷能进国子学读书,将军府动用了整整十万两银子打通人脉,可见他们将军对小少爷的疼爱是有多深!

    “混账东西,让你用功听学你偏不听,却在外面招惹是非让我一张老脸为你丢尽,你信不信我打死你!”柳景武紧攥拳头,铁青的脸上青筋突凸,真真是肺都快要气炸了。

    这也是柳元杰认祖归宗以后,第一次看到他对自己动怒的模样,满身怒火夹杂着暴戾的气息,顿时也吓得他不敢再狂。

    柳景武随即冲福林下令,“把小少爷给我看好了,谁敢让他走出这个院子,我亲手斩了他!”

    丢下命令和威胁,他不再多看儿子一眼,愤然离开了。

    柳元杰双眼通红,憋着满满的委屈和不甘。

    在柳景武离开后,他又狂躁的拿家奴撒气,扯开嗓门又吼又骂,“一群废物!都给小爷滚!小爷不想看见你们!”

    福林赶紧给家奴们使眼色,让人全都退下。

    柳元杰先在院子里乱撒气,把花坛里的花草几乎全踩了一遍,然后又不解气的跑回房里,噼里啪啦一顿砸。

    福林在院外听着动静,不停地直摇头叹息。

    小少爷这般下去,如何能继承将军府的一切?

    ……

    瑧王府。

    拿着柳轻絮从外面买回来的糖葫芦,十皇子兴奋得从床上蹦了起来。

    正好吕芷泉赶过来。

    小家伙欢快地扑到她怀里,“母妃,小皇婶给我买糖葫芦了!你快尝尝,可甜?”

    吕芷泉还没来得及说话,儿子就把糖葫芦送到了她嘴边。

    她哭笑不得的咬了一口,然后笑眯眯地赞道,“很甜。”

    喂完了自家母妃,小家伙才迫不及待地自己舔了一口,顿时两眼都笑成了缝。

    瞧着他们母子相处的模样,柳轻絮情不自禁的也笑了。

    “轻絮,真是多谢你了。”吕芷泉还不忘向她表示感谢。

    “小嫂子,你说这话未免太见外了!”柳轻絮嗔了她一眼,表明不接受她的感谢。

    “小皇婶,您也尝尝,可甜了。”小家伙突然将糖葫芦伸向她。

    “彰儿,你吃过的怎还叫小皇婶吃?”吕芷泉赶紧斥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小皇叔腹黑又难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久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一碧榶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碧榶榶并收藏小皇叔腹黑又难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