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晗这话就是标准的客套,就和“我们下次一起吃饭”一样客套。然而叶梓楠却当真了,他立刻以飞一般的速度拿出自己的通讯玉牌,打了上自己的禁制后迅速塞到洛晗手中:“这是我的通讯符,无论上天入地,万里瞬息传讯。你们下次要探险,务必告诉我啊!”

    洛晗拿起那块玉牌看了看,在上面看到了朱雀的花纹,下面还有一行特殊的文字,想来是叶梓楠的个人标识,也就是仙界版二维码了。洛晗了然,把叶梓楠的通讯玉牌放入储物空间,不甚走心地应道:“好,下次有机会我们再见。”

    叶梓楠嘴唇动了动,其实他有点想要洛晗的通讯玉牌,可是他看了安静杵在一边的凌清宵一眼,求生的本能阻止了他张嘴。

    叶梓楠只能忍痛放弃,问:“秘境关闭还有一段时间,我们接下来要去哪儿?”

    “我也不知道。”洛晗也没了主意。她抬头,阳光没法穿入深海,唯有最表面的一层海水被光映亮,此刻如一条光带般一晃一晃地笼罩在他们头顶,奇异又危险。

    洛晗说:“我不喜欢待在海底。我们先上去吧,碧云秘境物产丰富,接下来我们一边往出口走,一边随意挖些灵草,能挖到多少算多少。”

    叶梓楠当然一口应下,凌清宵护着洛晗,灵气光罩排开层层海水,慢慢向光明之地驶去。

    他们脱离海面后,才在陆地上待了两天,秘境就开始晃动,显然秘境不稳,即将关闭。

    三人对视一眼,凌清宵立刻召出长剑,全速往边界飞去。

    凌清宵全速飞行的速度相当可观,叶梓楠也是鸟族出身,飞行速度不俗。他们三人几乎是第一批脱离了秘境,出来后他们没有停留,毫不减速往僻静处飞去。

    秘境口不可久留,能活着从秘境里面出来的身上都有宝物,最容易被人盯上。

    洛晗打开自己的天道wa-i'gu:a,清清楚楚地看到身后有人意图尾随他们,最后实在跟不上凌清宵的速度,只能遗憾作罢,重新返回秘境出口守株待兔去了。

    洛晗嗤了一声,对凌清宵说:“可以了,后面没人了。”

    凌清宵神识强大,他早就知道后面跟着人,是他故意甩脱这几人的。凌清宵率先停下,叶梓楠见状也停在云端,隔着涌动的流云给两人拱手:“千日筵席终有一别,我在此和二位别过。多谢两位小友,若有下次,我希望还和你们做队友。”

    洛晗也道别:“这是自然。你路上小心。”

    十株鹤灵兰早在秘境中的时候就分配好了,此刻他们道了别,就可以分道扬镳。叶梓楠临走时,郑重地送给洛晗一块翎羽令牌。

    洛晗迟疑:“这是……”

    “这是我们朱雀族的令牌,用来酬谢贵宾。你们拿着这块令牌,日后去鸟族名下的产业,全部打六折。若有困难你就和当地掌柜留话,我必倾力相助。”

    叶梓楠说的郑重,鸟族人少,战斗力也不强,可是最重感情。大部分鸟族终身都只有一个伴侣,伴侣死后不饮不食,直到自己也啼血而亡。

    鸟族对爱人如此,对朋友也是如此。叶梓楠态度十分认真,他虽然浪荡,但是重情重义,他知道这次自己能拿到两株鹤灵兰全靠洛晗,内心里早把洛晗和凌清宵视为值得结交的好友。一旦被朱雀认为好友,那之后无论赴汤还是蹈火,都只是洛晗一句话的事情。

    洛晗并不是仙界本地人,不知道翎羽令牌代表着什么。她征求性地看向凌清宵,凌清宵轻轻点了点头,她才放心接过:“好,多谢。”

    不提叶梓楠的承诺,仅说所有鸟族名下的产业打六折,光这一点这份礼就够大了。叶梓楠再次拱手,这次难得,凌清宵也主动和他道别:“多谢。路上当心。”

    叶梓楠颇有些受宠若惊,果然他的感觉是对的,令牌送给洛晗比较有用。他们三人都不是拖泥带水的人,今日一别,日后自有相见的机会。叶梓楠都转身飞出一段路,又忍不住停下,欲言又止道:“你们也是。鹤灵兰非同小可,千万不要被人知道你们手里有八株。以及,这段时间小心。”

    洛晗以为只是普通的提醒,她应下,笑着对叶梓楠挥手,而凌清宵却听懂了。

    叶梓楠说的是,当心凌重煜报复。

    凌显鸿的爱子,宿仪芳、白灵鸾豁出性命相护的命根子,如今却被他斩断了手。他们能饶了他才怪。

    凌清宵不怎么在意。和叶梓楠道别后,洛晗和凌清宵也另找了个僻静之地,炼化鹤灵兰。

    足足八株鹤灵兰,便是鹤灵兰可以卖到天价,洛晗也不敢出手了。反正她不缺钱,浪费就浪费一点,全用了吧。

    洛晗本意是让凌清宵把八株全部解决,凌清宵不肯,硬是留下四株给她。其实洛晗不修炼灵力,她要鹤灵兰完全没用,奈何凌清宵这个人认死理,死活不听。

    洛晗只能由着他去,他们找了个深山老林,设下重重阵法禁制,凌清宵再三确定一切都万无一失后,才入定,开始炼化灵药。

    等凌清宵入定后,原本被安排背法诀的洛晗不知不觉放了松。她先是觉得坐着太累,从储物空间里拿出靠垫,后来又拿出灵果,最后,干脆整个人都躺到软塌上。

    别看她躺着,其实她的心依然在好好学习。

    凌清宵醒来时,就看到这样一副场景。洛晗躺在软塌上,头发散落,好几缕都垂到地面上。她的身上盖着一半毯子,手里还握着一只玉简,将落未落。

    显然已经睡熟了。

    他让她趁这几天好好熟悉法诀,她就是这样熟悉的。

    洛晗这一觉睡得非常踏实,连梦都没有。她后面觉得有些冷,动了动身体,一下子醒来了。

    洛晗迷迷糊糊爬起来,看到凌清宵还在原来的位置打坐,他双目闭阖,面容如玉,五官清冷,整个人连位置都没有动过,越发像是一尊玉雕。

    洛晗以为他还没有炼化完,在塌上用力伸了个懒腰,然后重重跌回美人榻。

    她这几天反复练习如何睡一整天,躺的她脖子难受。洛晗索性躺到美人榻边缘,然后把头倒栽下去,活动僵硬的脖颈。

    早已醒来、重度强迫症、极度完美主义者凌清宵:“……”

    他实在忍无可忍,开口道:“坐好。”

    洛晗被吓了一跳,险些栽到美人榻下。她惊恐地爬起身,发现凌清宵已经睁开了眼睛,无奈地看着她。

    洛晗整个人顿时萎了下去,她默默整理好裙子,乖乖正坐在塌上:“你什么时候醒来的?”都不说一声的吗?

    凌清宵没有说时间,而是问:“我闭关炼化鹤灵兰足有十五日,这几日,你的法诀背的怎么样了?”

    一醒来就问学习,洛晗真的头都大了:“我有在用心学。”

    至于学得怎么样,不敢保证。

    凌清宵抽查了几个法诀,洛晗倒是可以背下来,但是难免磕巴,离凌清宵预想的倒背如流还差很远。凌清宵无奈,说:“你背得太慢了,对战时你这样的速度根本念不完法诀。你再继续背,一直要背到无需思考才行。”

    洛晗勉强保持着微笑,见凌清宵一本正经毫无开玩笑的意思,只能忍着心痛拿起玉简,重新背诵。

    洛晗背了一会,身体慢慢放松,斜斜倚在塌上。凌清宵看了一眼又一眼,最后忍不住提醒道:“坐端正。修炼要有修炼的样子,歪歪扭扭成何体统?”

    洛晗惊讶地看向自己的腿,她坐的不端正吗?她只不过靠在了扶手上而已。洛晗被迫换成小学生坐姿,她又忍了一会,实在背不下去了:“我们什么时候走啊?”

    苍天啊,她已经在深山老林里关了半个月。第一天的时候她觉得山林中空气清新,鸟语花香,还没有俗务打扰,简直就是梦想中的隐居生活。第二天的时候她略微感到一丝丝无聊,等第三天时,她已经疯了一样想吃想喝想回到浑浊庸俗的俗世。

    她不配过高雅的隐居生活。

    可是凌清宵闭关前设定了结界,洛晗只能在结界范围内散散步,吹吹风,更远的地方是去不了的。如果凌清宵在还好,她至少可以强行和他说话,现在凌清宵闭关,洛晗被迫自闭了半个月,她第十天的时候都拉着花花草草说话了。

    再不出去,她真的要疯了。

    凌清宵依然稳稳当当坐着修炼,平静地回了她一句:“等你能把五个法诀融会贯通、倒背如流。”

    洛晗默默抽了口冷气,凌清宵,他真的是个人吗?

    洛晗忍下玉简,憋到极致连生死都看淡了:“我不管,我要出去!”

    凌清宵感觉到洛晗的情绪波动特别大,他无奈睁开眼,说:“可是你的任务还没有完成。”

    “修炼重要还是我重要?”洛晗激动了,说,“我足足半个月没有和人说话!再在这个地方待下去,我都要憋出心理问题了。”

    “才十五天而已。”凌清宵觉得奇怪,“修行几百年闭关都是短的。你现在闭关半个月就受不了,以后怎么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拯救美强惨男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久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九月流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月流火并收藏拯救美强惨男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