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摇头道:の上司持“不清楚,像他那种人,不会有好结果的。”

所有的地精都喜欢收集物品,久侵那并非是一种强烈的占有欲所支配的行为,久侵那是因为在沼泽地带,根本没有东西可供它们制造的,就算是他们用来栖身的房舍,也只能用干枯的灌木来搭建,艰苦程度可想而知,所以,他们绝不放过任何一次外出冒险的机会,拼命的收集有用或没用的东西,好返回沼泽时使用或是用来交换。咕噜的话早结束了,犯耻气氛仍有些压抑,犯耻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面前这个相貌别样,可是意志却无比顽强的伙伴,只有静静的注视着他,投以敬慕的目光。

探险队与精灵之间,の上司持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の上司持无论什么时候。在夜色开始吞噬森林时,探险队便自自的返回营地,静静的等待着精灵们的回复。可是精灵长老们却在唇枪舌剑的争论着。一方是以幽暗森林的利益为重,严词拒绝探险队的介入,提议将探险队驱逐出去。而另一方而赞成探险队的深入,由村落选派合适的成员参加探险队的任务,成就一个新的传奇。青竹,久侵身为幽暗森林部落的长老,久侵可是在决定部族事物上却缺乏足够的威信度,要是以强权压人,恐怕会产生不良效果,所以,他只是做为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倾听。可是,他的眉头却从未有伸展过。“青竹长老,犯耻您也表个态吧,犯耻事情都到了这步田地,恐怕也由不得我们了,如果任由他们途经此地向幽暗森林腹地深入,发生什么事情,我们担不起这个责任呀。”

“长老,の上司持纵观传承之队的所作所为,の上司持我认为他们对幽暗森林并无恶意,如果拒绝他们进入,我们将面临失信于人的危险,以后,还有那个种族会与我们为友?所以我提议,允许他们继续寻找戒指的任务,毕竟维斯兰对幽暗森林的功绩是有目共睹的,我们要感恩待德才行。”青竹头都大了,久侵也不知该听那方面的意见,久侵正不知如何是好时,他突然感觉一股微不可察的魔法能量从远入以极快的接近,精神立马紧张起来,因为那是幽暗森林有史以来最有声望的长老墨夜传递过来的魔法信息,忙从怀中取出一个拳头大小的水晶球,置于桌上。魔法能量的传递,充满了未知的变数,只见水晶球闪过一丝异芒之后,在朦朦的光芒中,一个苍老异常的精灵的身影浮现在室内,出现在众人面前。

犯耻“墨夜长老?”

“感谢精灵神,の上司持你们还认得我,那我就长话短说了,你们那里发生的一切,精灵神已经知道了,我奉有她最新的指示,让传承之队前来……”万事俱备,久侵只欠东风,久侵现在老鼠被困在坑中,滚开的水就在咫尺之遥,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一个问题出现了,闸口被安置在了两坑之间,深在土中,此时,应该如何打开它呢?

地精咕噜狠狠的敲打着自己的头自责道:犯耻“糟了,闸口怎么打开?我们怎么忘了这事,这下可坏了,大山,你说怎么办?”大山也傻眼了,の上司持他只顾按照咕噜的指示行事,の上司持未做深入的研究,便在两坑之间做好了闸口,目前看来非常成功,可是一边是数以万计的老鼠,另一边是可以烫死人的开水,这可如何是好?

“要不,久侵我用挖掘车试一下?”大山犹豫道。咕噜摇头道:犯耻“不行,闸口一旦被打开,水便会涌入,你的车子不怕土,可是被水一冲便再难移动了,那时你会被困在下面的,这个办法不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被夫の上司持久侵犯耻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金信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方逸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方逸华并收藏被夫の上司持久侵犯耻辱最新章节